長篇紀實:易地扶貧搬遷開創美好生活

本文根據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關于出版發行《人類減貧史上的偉大壯舉——“十三五”千萬貧困人口搬遷脫貧紀實》約稿要求,由陜西省自然資源廳組織相關力量,系統梳理全省“十三五”易地扶貧搬遷工作,形成長篇全景式深度紀實。全篇約1.2萬字,由安居篇、樂業篇、幸福篇、特色篇、啟示篇等5個章節組成,已于今年7月中旬通過省發展改革委提交國家發展改革委,目前正在組編成書。

序語

2020年4月21日,習近平總書記來到安康市平利縣老縣鎮錦屏社區考察。這是他自黨的十八大以來第3次深入秦巴山區省份調研扶貧脫貧工作。“我們一家只花了1萬元,就由原來10公里外山上的土坯房搬進了現在120平方米的新家。”汪顯平沒有想到,自己家如今過上了幸福生活;更沒有想到,平時只能在電視上看到的習近平總書記如今就坐在自己家客廳的沙發上。

汪顯平一家再也不用外出打工了,在家門口的社區工廠就能掙錢養家。總書記與汪顯平一家老少圍坐一起噓寒問暖、拉起家常。“現在國家政策這么好,我們要通過自己的努力勞動,讓日子過得越來越好!”汪顯平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十三五”以來,陜西省完成24.93萬戶84.36萬人的易地扶貧搬遷,加上同步搬遷15.9萬戶53.9萬人,共計40.8萬戶138萬人。這一搬遷安置成果,占到全省建檔立卡貧困人口的30%,接近占到全國易地扶貧搬遷總量接近10%。

2015年11月29日,黨中央國務院出臺了關于打贏脫貧攻堅戰的決定,吹響了中國共產黨和中國政府向貧困宣戰的沖鋒號。作為“十三五”打贏脫貧攻堅戰的重要工程,易地扶貧搬遷旨在將居住在自然條件嚴酷、生存環境惡劣、發展基礎嚴重欠缺、貧困人口相對集中的“一方水土養不起一方人”的貧困地區群眾搬遷到生存發展條件較好的地方,并通過產業、就業、培訓、教育、健康、社會保障等綜合幫扶措施,實現群眾穩定脫貧。

5年來,陜西省委省政府始終把易地扶貧搬遷作為精準扶貧、精準脫貧“五個一批”的重中之重,矢志不移地推進落實。省委常委會、省政府常務會多次專題研究部署,省委省政府主要領導深入基層調研、科學統籌調度。2016年5月6日,中共陜西省委召開專題會議決定,以易地扶貧搬遷為主線,將原來由發改、國土、住建、扶貧等多個部門分頭承擔的移民搬遷工作,統籌交由“十二五”時期承擔陜南移民搬遷任務的陜西省自然資源廳(原陜西省國土資源廳)牽頭負責。省委省政府這樣決策部署,主要目的是發揮陜西省自然資源廳(原陜西省國土資源廳)既有經驗和基礎優勢,高質量組織實施易地扶貧搬遷工程,統籌“五個一批”扶貧措施最終打贏脫貧攻堅戰。這是陜西易地扶貧搬遷的開端。

在省委省政府堅強領導下,由陜西省自然資源廳(原陜西省國土資源廳)牽頭組織,省發展改革委、省財政廳、省扶貧辦等省直部門共同發力,市縣黨委政府共同組織實施了易地扶貧搬遷。5年來,全省堅持系統思維、正確處理易地扶貧搬遷與脫貧攻堅全局關系,堅持整體思維、正確處理搬遷對象、搬遷選址、搬遷建設關系,堅持協同思維、正確處理搬遷安置和后續扶持、社區建設和產業培育、脫貧攻堅和鄉村振興關系,尊重人民群眾首創精神,夯實黨委政府主體責任,鍥而不舍、馳而不息地推動全省易地扶貧搬遷工作。

安居篇

實施易地扶貧搬遷是一個不得不為的措施,也是一項復雜的系統工程,政策性強、難度大,要把工作做深做細。

——習近平

“咱家今天搬到鎮上安置社區啦!房子很寬敞,條件啥都好,比咱家以前住的窯洞好多了!你媽就在門口的產業園上班,你就好好讀書,不用操心家里……”淳化縣十里塬鎮的王黑娃掩飾不住搬新家的激動,第一時間把這個好消息打電話告訴了在外地上學的兒子。

王黑娃原來生活的仙家河村在姜嫄河畔。數孔窯洞依山而建,交通不便,條件艱苦,屬于地質崩塌災害區。家里沒有經濟來源,僅靠幾畝薄田維持生活。建一所新房子,于他而言只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夢想。

“以前做夢也不敢想能搬出生活了幾輩人的山溝,住上這寬敞明亮、設施完善的新樓房。如今不但美夢成真,鎮上還安排我在農業產業園上班,每月有了2000元固定收入。”王黑娃的妻子高興地說著。

易地扶貧搬遷,改變了王黑娃一家的命運,也改變了整個六盤山集中連片特困地區群眾的命運。

李克強同志在2016年12月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強調,易地扶貧搬遷要注重依托中小城市、小城鎮、工業園區等安置群眾,做到搬得出、穩得住、逐步能致富。陜西在易地扶貧搬遷中始終遵循并認真落實中央要求,通過搬遷聚居人口、聚合要素、聚集產業,從規劃選址、安置方式、項目建設、資金籌措、用地保障等5個方面,走出了一條符合陜西省情的易地扶貧搬遷新路子。

規劃選址堅持“三個四”

秦巴山區白河縣西營鎮天逸安置社區,幢幢新居風格別致,小區地面干凈整潔,柏油馬路寬闊平坦,綠樹掩映蒼翠惹眼。白色墻面上醒目的社會主義價值觀的標語,散發著積極向上的生活氛圍。5年來,西營鎮有1235多戶4100多名高山上的群眾下山入鎮進社區,全鎮居住人口由3年前的4000多人上升到8000多人。

陜西易地扶貧搬遷在選址上的“三個四”標準,成為全國性示范模式。“四避開”就是避開地質災害易發區、洪澇災害威脅區、生態保護區和永久基本農田;“四靠近”就是靠近城市、集鎮、園區和中心村;“四達到”就是房產能升值、增收有保障、基礎配套強、公共服務好。借助中央脫貧攻堅政策大好機遇,依托村鎮公路地利條件和產業集中活躍優勢,規劃選址從根本上奠定了生產生活條件改善、后續穩定發展的良好基礎。

安置方式堅持集中為主

每天下午,靠近毛烏素沙地的靖邊縣海則畔移民社區的活動室里熱鬧非凡。這里琴棋書畫一應俱全,成為搬遷群眾陶冶精神、交流情感、增進聯系的文化紐帶。這個社區占地2288畝安置2172戶9110人。

5年來,全省易地搬遷集中安置22.6萬戶76.6萬人,城鎮安置16.8萬戶60.7萬人,集中安置率和城鎮安置率分別達到90.8%和72%。集中安置讓搬遷群眾享受到與市民一樣的生活環境和公共服務,推動了新型城鎮化。

項目建設堅持質量安全

2019年8月,身有殘疾的孫傳兵從山陽縣高壩鎮胡林溝村剛剛搬到鎮上的迎賓家園安置社區。一開始,他怎么也不相信自己只掏了幾千元,就可以住上這樣漂亮結實的新房子。他可是聽說過城里的房價高得嚇人。可是每天醒來,自己都安穩地睡在新家的床上,四壁是堅固的鋼筋水泥。他的心慢慢地踏實了。如今他在社區工廠找到了一份工作,每個月有了穩定收入。新房自來水、天然氣入戶,生活質量一下子改善了,連看病也不再發愁。孫傳兵的母親也是殘疾人,老人掰著手指頭算完賬以后,咧開掉光牙齒的嘴巴笑了:現在全家每個季度收入大概有9600元,全年接近4萬元,很滿足了。孫傳兵一家的夢想照亮了現實。

“十三五”期間,陜西易地扶貧搬遷安置住房建設嚴守項目管理規范、嚴格執行建設標準、依法實施項目招標、合理控制項目成本、切實增強項目質量,同步加強安全類、功能類、環保類等基礎設施建設,加強義務教育、基本醫療等市民化公共服務配套。5年來,全省易地扶貧搬遷建設的安置住房和社區規劃紅線內基礎設施、公共服務配套全部達標;安置社區到主干道連接道路已全部貫通,照明電實現社區全覆蓋,動力電實現有需即接,安全飲水全部達到脫貧退出標準;通過新建、改擴建學校、醫院,統籌利用周邊現有教育、醫療資源等方式,已妥善解決搬遷群眾子女義務教育就近入學入園需要,有效保障搬遷群眾基本醫療需求。

要素投入堅持整合利用

資金投入上依托省移民搬遷集團統貸、統管、統還,履行籌措、撥付、監管、償還的完全責任,用足用好新增、統籌整合存量、用活信貸金融、撬動社會資本,5年來共計籌措497.98億元用于搬遷建設。土地投入上圍繞脫貧攻堅大局、服從易地扶貧搬遷需要,全力保障、應保盡保,5年來共計審批易地扶貧搬遷及同步搬遷等安置項目用地13.8萬畝。

5.jpg

樂業篇

搬得出的問題基本解決后,后續扶持最關鍵的是就業。樂業才能安居。

——習近平

什么是秦繡?它既不是柔美溫婉的蘇繡,也不是栩栩如生的湘繡,它色彩飽滿、氣勢磅礴,繡出的是陜西易地扶貧搬遷群眾的精氣神。

2014年1月26日,李克強同志在鎮安縣美云秦繡工藝品有限公司考察。當得知這家距離花園移民社區不到50米的企業,已帶動社區搬遷群眾2000多人就業,人均年收入在1.5萬元左右時,他情不自禁地為企業點贊。李克強問道:

“你們這個叫什么繡?”

“這叫秦繡。”

“為什么叫秦繡?”

“我們住在三秦大地,繡工們是秦嶺南麓勤勞樸實的農家女子,所以就叫秦繡。”

聽了這個解釋,李克強興味盎然。他鼓勵大家掌握就業技能,用勤勞雙手“經緯自己的美好人生、編織社會的美好未來”。

在“九山半水半分田”的鎮安縣,為保證搬遷群眾就業安居,縣里把易地扶貧搬遷規劃和秦巴山區產業發展規劃、城鄉建設規劃統籌結合,依托商貿街區、產業園區、旅游景區打造易地搬遷安置社區,探索形成了“以產定搬、以搬促城、產城融合”的易地扶貧搬遷模式。

繡出一幅萬馬奔騰的秦繡,需要想好每一針每一線;抓好涉及數百萬群眾的易地扶貧搬遷,絕不是兩點之間的物理位移,而是一場“化學式”的生產生活變革。搬遷只是序幕,正戲在搬遷以后的脫貧。鞏固搬遷成果、夯實脫貧舉措,讓群眾在安居的基礎上實現樂業,進而徹底擺脫貧困走向富裕,是陜西易地扶貧搬遷的終極目標。

為了真正讓搬遷群眾在新家實現經濟能夠立足、身份能被接納、文化能夠融入、權益能有保障,陜西在多個方面狠下“繡花”功夫。

加快培育產業

未搬遷之前,漢中市佛坪縣的雍紅霞住在老家半山腰,土房泥瓦,水電不通,一下大雨時就怕垮塌。另外,她上有老人要供,下有娃娃要養,就沒有機會外出打工掙錢。搬到城固縣江灣安置社區以后,她不但住的放心了,而且在社區旁邊的農業產業園區找到了一份工作,從此過上了“上樓回家吃飯、下樓進廠打工”的新生活。

陜西在推進易地扶貧搬遷過程中,堅持立足工業園區配置勞動密集型企業、立足農業園區培育現代農業、立足旅游景區發展配套服務業、立足轉移就業開展技能培訓、立足家庭創業搭建服務平臺,實現圍繞產業發展提供充足勞動力和圍繞就業增收提供充足崗位雙向雙贏,最終達到穩定脫貧、逐步致富的目的。以安康市為例,在實施易地扶貧搬遷過程中,聚合人口產業資源優勢,通過社區工廠毛絨小玩具撐起了山區致富大產業。截至2019年年底,安康全市建成投產毛絨玩具企業308家,銷售及配套企業44家,吸納貧困人口就業2848人,實現產值13.2億元。據了解,全省依托安置社區共興建新社區工廠601家,培育就業扶貧基地134家,吸納貧困搬遷群眾10558人。

推進就業創業

銅川市耀州區關莊鎮道東村的李戰文曾是遠近聞名的“懶漢”,能把羊喂瘦,把自己“喂”胖。他從破窯洞搬到新家以后,幫扶干部在村里推行的“八星勵志”喚醒了他的脫貧心勁。2017年,李戰文通過養蜂賺了8000多元,一下子有了奔頭和底氣。去年李戰文還成立了合作社,帶動附近貧困戶一起養蜂。李戰文說:“幸福不能‘等靠要’,奮斗致富最重要!”

目前,陜西以安置社區為中心,全面落實“三單一卡(就業崗位菜單、就業狀態清單、勞動力資源賬單和搬遷對象脫貧明白卡)”,初步形成了社區工廠式、依托園區式、依托景區式、勞務派遣式、公益崗位式、三產服務式等“社區+”穩定脫貧模式。據統計,全省有勞動能力、有發展條件和發展意愿的貧困戶已基本實現產業扶持項目全覆蓋;21萬戶有勞動能力有就業意愿的易地扶貧搬遷戶實現至少1人就業創業;公益專崗、特設公崗、城鎮公崗3種公益性崗位向安置社區傾斜,解決就業2.75萬人;全省組織易地搬遷貧困勞動力參加免費技能培訓6.52萬人,參加免費創業培訓5189人。同時,注重在就業創業中充分發揮搬遷群眾主體作用,堅持“扶貧扶志扶智”結合,激發群眾自我革命、自我奮斗、自我發展的斗志和能力。

疊加政策效應

提到黨安梅,位于呂梁山區深度貧困地區的佳縣王家砭鎮白土溝村的鄉親們曾一度叫她“可憐人”。她和丈夫先后因意外致殘,連去一公里外的地方挑水都成為難題。兩個孩子靠借錢上學,家里債務像一座山,壓得人喘不過氣來。2017年,搬到榆佳經濟技術開發區安置社區以后,黨安梅家先是女兒考上了針對搬遷戶的協管崗位,后是兒子通過特設公益崗位招聘找到了工作,還有她的丈夫也通過掌握一門適用技術轉移就業找到了事情做,家里光景一下子亮堂起來。黨安梅逢人便講:“移民搬遷幫扶政策徹底改變了我家的生活”!

陜西將“五個一批”脫貧措施統籌起來,把產業、就業、教育、健康、生態、社會兜底等項目、資金和幫扶政策疊加起來,確保“兩不愁三保障”和飲水安全脫貧要求落到實處,確保多項脫貧攻堅政策措施最大限度地惠及搬遷群眾。

4.jpg

幸福篇

脫貧工作要工作務實、過程扎實、結果真實。

——習近平

白虎元在榆林市吳堡縣城經營一家汽車輪胎修理門市。這里地處呂梁山區,屬于全國14個集中連片特困地區之一。57歲的白虎元一家原來居住在黃河邊上土石山區的破舊窯洞里,出行、吃水、就醫甚至購買日用品都是問題。2017年9月,白虎元搬到了怡馨安置小區兩室一廳的單元樓里。現在,出行道路平坦,自來水直接到戶,小區超市生活用品應有盡有,頭疼腦熱10分鐘就到了醫院,附近的露天廣場上,幾乎每晚都有一大群人在跳廣場舞。

5年來,全省易地扶貧搬遷堅持高質量規劃搬遷選址、高質量建設安置住房、高質量建設基礎設施,同樣向搬遷群眾高質量提供均等化公共服務。在醫療和養老方面,陜西省實施由財政參合補貼,不但把所有貧困戶納入新農合和大病保險,還適當提高貧困戶適用新農合和大病保險的報銷比例。目前,全省搬遷群眾參加農村新型合作醫療保險比例達到100%。

群眾住進了明堂堂的新家,但這房子究竟是不是自己的,心里還是不太踏實。經省政府同意,陜西省自然資源廳2020年4月9日出臺了《關于做好易地扶貧搬遷安置住房不動產權登記發證工作的通知》,按照一戶一宅、占新騰舊、銷舊發新的工作理念,立足不同安置住房類型,突出分類區別適用政策、落實登記稅費減免優惠、強化辦證便民利民服務,在全國第一家率先全面開展搬遷群眾安置住房登記發證工作。截至目前,全省累計為建檔立卡貧困群眾發放搬遷安置住房不動產權證書3.2萬本,從法律角度明晰了搬遷群眾的法定物權。

搬遷是一項系統工程,既要考慮“安居”,也要謀劃“樂業”,方能擺脫貧困走向幸福。在謀劃易地扶貧搬遷時,陜西省各地圍繞就業和增收兩個核心,讓搬遷群眾吃下“定心丸”。

安康市白河縣卡子鎮的柯尊志不但在安置社區有了新房子,妻子也在社區電子廠上班,兩個孩子在小區學校上學,一家生活發生了巨大改變。搬遷后,柯尊志將山上的老房子拆除建了養殖場,通過這幾年擴大規模,現在年養雞8000多羽,年利潤達7、8萬元。

搬遷群眾在遷入地區已然開啟了新生活,那么,遷出地區原有的耕地、舊宅子怎么樣了?還有,國家給的各類惠農補貼怎么辦?從柯志尊的故事中,我們看到的是“山上老地方興產業、山下新地方住新家”的陜西易地搬遷普遍形態。

2017年7月10日,李克強同志在寶雞市大灣河村與即將搬遷的貧困戶面對面座談,了解當地易地搬遷方案和補貼政策。李克強說,易地扶貧搬遷需做好長遠謀劃,既要妥善解決村民安置和就業,也要創新思路做好鄉村原址開發,要算精這筆“可持續”細賬。

在實施易地扶貧搬遷過程中,陜西省不僅著眼新家園,把群眾搬出來,而且回望舊家園,精準計算搬遷的“可持續”細賬。

接續保障群眾既有權益

陜西既立足當下,又謀劃長遠,既面向遷入地區妥善解決群眾安置等重大問題,又面向遷出地區抓好原址農耕地生產,持續推動原址可持續開發利用,有效保障群眾既有權益。通過鼓勵土地流轉經營等辦法,確保群眾原有的耕地承包權等原有收益不斷檔、國家給予群眾的農業補貼政策有延續。

有效保護遷后生態環境

從遷出地區大多數生態脆弱敏感、自然災害頻仍的特點出發,對騰退出來的舊宅基地,按照宜耕則耕、宜林則林、宜草則草的原則,全部復墾或復綠,有效增加耕種面積或生態空間。通過搬遷不僅解決貧困問題,而且持續鞏固全省糧食安全和生態安全。截至10月23日,全省搬遷已復墾復綠18.3萬戶6.69萬畝,復墾復綠率100%。

科學籌措安置償貸資金

陜西在全國屬于較早開展城鄉建設用地增減掛鉤指標省內流轉的地區。這一做法與重慶的地票制度一起,推動了全國性增減掛鉤指標跨省調劑政策的出臺落地。搬遷后騰退出來的土地指標,通過城鄉建設用地增減掛鉤省內流轉或跨省調劑,有效籌措償還前期搬遷貸款。5年來,全省實施增減掛鉤指標調劑流轉7.14萬畝收益199.6億元。

2019年11月,中共陜西省委印發《關于加強和完善易地扶貧搬遷后續扶持工作的意見》,省委組織部、省發展和改革委員會、省自然資源廳等7部門分頭出臺了具體措施,簡稱“1+7”后續扶持政策體系。這個政策體系著眼于后搬遷時代的穩定脫貧與逐步富裕,持續整合相關政策優勢、切實加大后續扶持力度、奮力踐行為民初心使命。開往幸福的列車不舍晝夜、砥礪奮進。

3.jpg

特色篇

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扎實辦好民生實事。

——習近平

縱觀“十三五”時期陜西易地扶貧搬遷,省委省政府堅定貫徹黨中央決策部署,把易地扶貧搬遷作為重要政治任務,一步一個腳印地完成了百萬人口的搬遷安置工作。這其中,有五個烙印鮮明的陜西特色。

決策前瞻性

政策和策略是黨的生命。汪洋同志2017年1月在陜調研期間指出:“對于移民搬遷工作,陜西是在全國率先開展的,探索了一系列好的做法。國家建檔立卡易地扶貧搬遷的政策設計很大程度上借鑒了陜南移民搬遷工作經驗”。“十三五”以來,陜西省委省政府站在全省經濟政治文化社會生態文明“五位一體”總體布局的高度,從打贏脫貧攻堅戰、解決“三農”問題、促進城鄉統籌、推動經濟社會發展和保障糧食安全、生態安全、生命安全,增強經濟和人口承載能力的全局對易地扶貧搬遷進行決策部署,充分彰顯了易地扶貧搬遷作為治本性民生工程、全局性發展工程、關鍵性生態工程的前瞻性特征。

謀劃系統性

2017年5月7日,中共陜西省委第十三次黨代會指出,易地扶貧搬遷是推進脫貧攻堅的有效舉措,也是促進城鄉一體化發展的有力抓手,必須立足實際、區分情況、分類施策。“三類搬遷統籌”。陜西省貧困人口大部分處于偏遠深山區、生態保護區、貧窮聚集區“三區疊加”區域,全省以易地扶貧搬遷為主,統籌推進扶貧搬遷、避災搬遷、生態搬遷,系統彰顯經濟效益、社會效益、生態效益。“三精模式推進”。以精準搬遷實現人、 地、房、業有機對接,以精確施策強化先業后搬、以業促搬、以崗定搬、訂單搬遷,以精細管理加強社區建設、激發社區活力、建設社區文明。“三方集思廣益”。陜西省自然資源廳、西安交通大學和陜南3市政府發揮各自優勢,共同組建了陜西易地扶貧搬遷研究基地,開展政策創新研究,為不斷豐富完善當代移民搬遷提供決策支持。這在全國承擔易地扶貧搬遷任務的22個省份里屬于第一家。

發展整體性

脫貧摘帽不是終點,而是新生活、新奮斗的起點。接下來要做好鄉村振興這篇大文章,推動鄉村產業、人才、文化、生態、組織等全面振興。陜西省從“十二五”到“十三五”,10年時間從山大溝深之處搬離了316萬群眾,這本質上是解決“三農”問題的一場農村改革。通過搬遷,加快了農村基礎設施建設,提升了農村公共服務水平,推動了美麗鄉村建設;通過搬遷,加快了農業生產方式轉變,提升了農業現代經營水平,促進了土地等自然資源集約利用;通過搬遷,加快了農民生活方式轉變,改善了農民生產生活條件,促進了農民的職業化和市民化。易地扶貧搬遷為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有機銜接奠定了堅實基礎。

布局協同性

陜西易地扶貧搬遷布局協同性表現在資源配置“雙向靠攏”、群眾權益“雙軌過渡”和環境治理“雙地統籌”。資源配置“雙向靠攏”。既把搬遷群眾作為生產力主要因素向街區、園區、景區和城鎮、集鎮、中心村莊等安置區域遷移,通過共享共用減少重復建設;又把基礎設施和公共資源配套優先向安置社區布局,產業就業脫貧項目優先向安置社區傾斜,通過資源集中增強承載能力。群眾權益“雙軌過渡”。就是遷出地繼續維護好搬遷群眾的土地承包經營權、集體收益分配權和各類國家補貼等既有權益;遷入地接續解決好搬遷群眾子女教育、合作醫療、養老保險、創業就業培訓、住房確權登記等現實需求。環境治理“雙地統籌”。就是提前布局安置社區垃圾處理和排污設施建設,同步推動舊宅騰退地區生態修復恢復。

建設集約性

陜西嚴格遵循國家“十三五”易地扶貧規劃,努力把節約集約發展理念落實在易地扶貧搬遷工作當中。安置空間集約化。鼓勵提倡社區化集中安置,充分利用國土空間提高安置率,降低空間布局上的粗放浪費。安置用地集約化。優先盤活存量土地保障搬遷用地,盡可能利用存量嚴控增量;采取獎勵措施推動舊宅騰退復墾復綠,保持搬遷地區土地綜合利用總量平衡。安置投資集約化。確保質量安全前提下嚴控安置住房以及基礎設施、公共服務配套建設成本,盡可能減少建設投入。

2.jpg

啟示篇

易地扶貧搬遷是解決一方水土養不好一方人、實現貧困群眾跨越式發展的根本途徑,也是打贏脫貧攻堅戰的重要途徑。

——習近平

易地扶貧搬遷絕不僅僅是一項社區建設工程,更是一項涉及安置就業收入、經濟社會生態、人口資源環境重大調整、重新布局和不斷完善的系統工程。5年來,陜西易地扶貧搬遷和同步搬遷138萬人,完成全國1/10的易地扶貧搬遷任務;10年來,全省移民搬遷316萬人,推動全省1/10的人口告別大山、開啟新生。5年或10年,在歷史長河里轉瞬即逝,于平凡人生歷經幾多酸甜苦辣:搬遷令多少基層干部早生華發,又讓多少人民群眾擺脫貧困!

一個跨越:命運從此改變

2017年12月10日,陜西省商洛市腰市鎮的搬遷戶二代、上海復旦大學學生王維在西安交通大學舉辦的一場易地扶貧搬遷與社會發展政策創新論壇上,講了這么一段話:“我們沮喪過、自卑過,哭過、笑過,但生活的希望一直都沒有放棄過。我們始終堅信,生活一定會越來越美好!”座中無不動容,久久難以釋懷。

以人民為中心是陜西開展易地扶貧搬遷工作的根本出發點。無論是138萬還是316萬,改變的不僅是這些群眾的居住條件,還有他們的生產生活方式,以及他們未來的命運走向。今天,屬于他們的幸福時光已然敲門。從一方水土養不活、養不起、養不好一方人,到今天的易地扶貧搬遷新生活,這是貧困群眾命運的一個跨越。

兩種作用:搬遷眾志成城

易地扶貧搬遷始終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發揮社會主義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制度優勢,群眾的主體作用和政府的主導作用,推動新時代的移民搬遷壯舉眾志成城。

突出群眾主體作用。始終明確群眾主體地位,重大決策充分聽取群眾呼聲、準確把握群眾訴求;始終尊重群眾發展意愿,靈活安置讓群眾主動搬遷自覺搬遷;始終激發群眾內生動力,通過思想教育、技能培訓、示范引領等增強群眾發展能力。

發揮政府主導作用。始終加強頂層設計,出臺《陜西省移民(脫貧)搬遷工作實施細則》為核心的“1+X”制度,構建陜西易地扶貧搬遷“四梁八柱”政策體系;始終加強隊伍建設,鍛造一支“顧大局、敢擔當、重協作、能吃苦、講奉獻”的搬遷工作隊伍;始終加強方法創新,工作中形成的三項協議一次簽、三項規劃一體編、三類建設協調推、三就措施配套跟、三方力量同發力等“五個三”工作法,已經成為當代易地扶貧搬遷的實踐范本。

三效開花:脫貧碩果在望

艱難困苦,玉汝于成。10年來的陜西移民搬遷尤其是5年來的易地扶貧搬遷,其中蘊含的經濟效益、社會效益、生態效益日漸呈現。

堅持把生態環境保護作為重要前提。搬遷選址避開溝壑地帶,降低人為擾動環境;搬遷建設避免削山斬巖、填河改江、損壞植被等,減少搬遷破壞環境;安置社區集中處理生活垃圾和污水,有效遏制農村面源污染;搬離地區騰退舊宅復墾復綠,促進生態環境有效修復。

易地搬遷拉動固定投資和居民消費。5年來,陜西實施易地扶貧搬遷財政直接投資497.98億元,拉動建材等相關行業持續增長,帶動勞務中介等產業蓬勃發展,推動搬遷社區周圍農業園區、家庭農場、社區工廠星火燎原,最終帶來的是社區、產業、就業、收入、消費等逐漸興旺……

易地扶貧搬遷的社會效益潤物無聲。汪洋同志曾經在搬遷戶子女、上海復旦大學王維同學的來信上寫了這么一段話:“通過我們的工作,改善了貧困人口的生活,增強了年輕一代對黨和國家的熱愛。這是江山永固的基礎。王維同學的來信,應當成為激勵我們繼續做好工作的動力”。

四化同步:提升發展質量

在全省大格局里,陜西易地扶貧搬遷猶如神奇的催化劑,催動工業化、城鎮化、信息化和農業現代化等“四化同步”如奇妙的化學反應一般,提速增量同時提質增效。

據統計,陜西實施易地扶貧搬遷以來,全省城鎮化率提高了5.5百分點。搬遷群眾開始向市民、職業農民、產業工人等不同角色分化。安置社區與街區園區景區雙向靠攏,不僅為群眾就業提供了機會便利,為產業發展解決了用工需求,同時也推動產業結構不斷升級、工業化水平持續提升。搬遷后騰退宅基地復墾和遷出地承包土地流轉等,為農業規模化、機械化、生態化提供了生產經營基礎。全省易地扶貧搬遷安置社區基本實現4G網絡全覆蓋。以電商為代表的信息化把生態型農產品推廣到全球各地,群眾生產生活方式發生了巨大改變。

五級合力:守初心踐使命

2020年4月21日,陜西省平利縣的一片茶園里。習近平總書記面帶微笑,神采奕奕地向茶農們走來。在他身后分別是陜西省、市、縣三級黨委書記和蔣家坪村黨支部書記。

“五級書記”同框,彰顯的是一心為民的執政初心,宣示的是擺脫貧困的時代使命。在徹底打贏脫貧攻堅戰的征途上,省、市、縣、鎮、村五級黨委書記肩負脫貧政治責任、披堅執銳掛帥出戰、精準施策攻城拔寨。

5年來,通過舉行省市縣黨政“一把手”參加的全省易地搬遷現場觀摩會,把五級書記抓搬遷的頂層設計落地落實落細;5年來,通過開展易地扶貧搬遷“三問三解三促”活動,問需于民、問計于民、問效于民,解困、解憂、解疑,促就業、促服務、促維權,把五級書記抓搬遷的政治責任轉化為密切黨群關系的工作行動;5年來,通過實行鄉鎮黨委聯系包抓社區黨建制度、推行“互聯網+黨建”模式、開展“社區黨支部+產業鏈+貧困戶”提升行動,把五級書記抓搬遷的基層實踐凝聚成社區振興的明媚希望。

1.jpg

續章

站在2020年的時空坐標上,回望5年來全省全國易地扶貧搬遷,這是人類歷史上挑戰貧困的一次大規模主動遷移,這是新時代中國農村又一場徹底性偉大改革。這場志在脫貧的搬遷改革,讓千百萬中國社會最底層的貧苦民眾從此過上了好日子。

與以往農村改革自下而上源自基層不同,這一場易地扶貧搬遷自始至終凝結著習近平總書記和黨中央國務院高層決策的耿耿之誠、拳拳之心、殷殷之情。習近平總書記兩次來陜考察脫貧攻堅工作,并在延安主持召開了陜甘寧革命老區脫貧致富座談會,對家鄉和全國的脫貧攻堅工作始終掛在心上、存在胸間、行在足下。李克強、汪洋、趙樂際、丁薛祥、胡春華、何立峰等領導同志來陜調研或在陜工作期間,關懷關注關心陜西的易地扶貧移民搬遷工作。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財政部、自然資源部、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辦公室等部門以及中國農業開發銀行、國家開發銀行等金融機構給予陜西易地扶貧搬遷鼎力支持。這些期望與要求,這些激勵與鞭策,讓陜西干部群眾倍感鼓舞與振奮,縱然千山萬水、歷盡千辛萬苦、經歷千難萬險,完成了138萬人“挪窮窩、換窮業、斷窮根”的易地扶貧搬遷歷史任務。

從易地搬遷到后續扶持,從脫貧攻堅到鄉村振興,從全面小康到偉大復興,秦嶺黃河呼喚著新時代弄潮兒的志向和氣魄,三秦大地激蕩著新時代追趕超越的強勁鼓點,中華兒女乘勢而上開啟了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征程。在這樣一個全世界人口第一大國即將告別貧困的歷史時刻,我們不能忘記一個大國領袖10年來在全國14個集中連片特困地區的跋山涉水、訪貧問苦,不能忘記“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們的奮斗目標”的鏗鏘誓言,不能忘記一個9千萬黨員的執政黨對14億人民群眾許下的莊嚴承諾……

2020年4月23日,陜西西安。千年古城一掃疫情帶來的陰霾,明媚陽光,花兒盛開,鳥兒啼鳴。時隔5年,習近平總書記再次踏上鄉土。座談會上,習近平總書記鄉音未改、情懷如初。他指出,陜西的脫貧攻堅取得了決定性進展,但完成剩余扶貧、鞏固脫貧成果、防止返貧還需要做大量工作。在易地扶貧搬遷方面,他強調要加強易地扶貧搬遷后續扶持,多措并舉鞏固脫貧成果。

7月10日,中共陜西省委出臺的《關于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來陜考察重要講話精神奮力譜寫陜西新時代追趕超越新篇章的決定》明確指出,“加強易地扶貧搬遷后續扶持,建立解決相對貧困問題長效機制。加強規劃對接、政策對接、產業對接、機制對接,推進全面脫貧與鄉村振興有效銜接”。如果說擺脫貧困就是萬里長征的話,那么完成易地扶貧搬遷就是長征路上新的起點;開創人民群眾所向往的美好生活,在持續扶持和長效機制方面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在陜西省委省政府堅強領導下,以全省自然資源部門牽頭完成易地扶貧搬遷為工作基礎,全省發展和改革部門擔綱牽頭搬遷后續扶持工作,會同省級相關部門和市縣黨委政府,一棒接著一棒跑、一錘接著一錘敲,以釘釘子精神共同奮力譜寫陜西新時代追趕超越新篇章。

大道至簡,實干立足。

白駒過隙,只爭朝夕。


撰稿過程中,我們得到了省委組織部、省發改委、省財政廳、省住建廳、省農業農村廳、省扶貧辦等部門,以及陜西日報社、《當代陜西》雜志社、陜西廣播電視臺等主要媒體機構的關心指導與鼎力支持,在此一并謹致謝忱!


相關推薦